打通“最后一公里”——深入推进食品药品安全治理体系建设综述
中国医药报
2016年01月08日 发布

  “随着食品药品监管体制改革的整体推进和陆续到位,2015年也将成为食品药品监管系统抓改革、促发展、打基础、谋长远,深入推进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建设的关键一年。”今年年初召开的全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暨党风廉政建设工作会议,把打基础作为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建设年”的关键之一,纳入到各级局领导班子的议事日程。

  自此,打通“最后一公里”,成为打基础的突破口和深入推进食品药品安全治理体系建设的着力点。

  机构体系
  上下贯通,权责明确

  打通“最后一公里”,当务之急是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推动市县机构尽快到位,同时,要抓紧把乡镇食药监管所建起来,把监管触角延伸到乡村社区。

  2015年的《重庆市人民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要着力推进基层食品药品监管机构规范化建设,严格执行食品药品安全责任追究制度。重庆市食品药品监管部门据此继续深化监管体制改革,进一步细化基层监管机构的事权划分,完善协管员的配备、管理、考核等制度,落实基层监管责任。按照人员专业化、装备现代化、办公自动化、管理规范化的目标,推进基层监管机构规范化建设,巩固和扩大机构改革的成果;进一步明确区县(自治县)政府、乡镇政府(街道办事处)和食品药品监管各部门责任,规范执法行为,严肃责任追究。

  广西壮族自治区紧紧围绕完善基层食品药品安全治理体系建设,走了“五步棋”。第一步,建立了基层监管机构,广西健全了从自治区到市、县直至乡镇(街道)的食品药品监管体制。第二步,印发《自治区市县食品药品监管事权划分指导意见》,进一步完善了基层监管责任体系,明确自治区、市、县、乡四级食品药品监管事权划分和职能定位。第三步,明确了基层监管职能分工。第四步,健全了基层监管制度。第五步,制定并实施了《乡镇(街道)食品药品监管所建设标准》,基层食品药品监管与执法条件明显改善。

  职能体系
  主业突出,互相支撑

  “要切实加强食品药品安全监管,用最严谨的标准、最严格的监管、最严厉的处罚、最严肃的问责,加快建立科学完善的食品药品安全治理体系,坚持产管并重,严把从农田到餐桌、从实验室到医院的每一道防线。”5月29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政治局第二十三次集体学习时就食品药品安全监管提出了“四个最严”要求,为全国食品药品监管工作进一步指明了方向。

  确立食品药品安全监管“四个最严”的新理念,打通思想观念“最后一公里”,是一项更为紧迫而重要的任务。

  湖北省局贯彻落实“四个最严”,重点抓了五个方面的工作。一是抓量化,为打造5000个明厨亮灶、实现200个农贸市场改造升级等工作,设置硬杠杠,年底结硬账。二是抓规范,在全省50个基层站所开展示范创建,抓好执法规范化建设。三是抓问题。针对老百姓关注的农产品、水产品,联合开展专项行动,下力气解决好农药兽药残留、非法添加等问题。四是抓示范,广泛深入开展食品安全示范创建活动。五是抓探索,破解治理小作坊、流动摊贩、餐厨垃圾等难题。

  吉林省局抓好“四个结合”落实“四个最严”,即把做好事前监管与强化事中事后监管结合起来,避免出现“重事前审批、轻事后监管”的现象;把日常巡查与专项整治结合起来,全力整治带有行业共性的安全隐患;把食品药品安全制度建设与狠抓落实结合起来,使制度真正成为带电的“高压线”和“防火墙”;把行政监管与社会监督结合起来,构建群防群控工作格局。

  制度体系
  覆盖更宽,约束更严

  全国加强食品安全工作电视电话会议6月11日在北京召开。国务院副总理、国务院食品安全委员会副主任汪洋提出了食品安全工作“四有两责”的要求。各级食品药品监管部门认真贯彻落实会议精神,在建立完善有效管用、覆盖要宽、约束要严的制度体系上狠下功夫。

  黑龙江省积极落实“四有两责”,把有责、有岗、有人、有手段“四有”纳入省委省政府《关于全面加强公共安全工作的意见》进行部署,将食品药品安全纳入市(地)综合考核分值。黑龙江省局做好顶层设计,出台了地方“四有”量化考核指标,从省、市、县三级分层推进。各市局从执法一线出发,落实对生产经营企业日常检查和对市场销售食品定期抽检的“两项职责”。

  9月16日,陕西召开全省食品药品网格化监管现场推进会,对全面推进食品药品网格化监管工作进行了全面部署,要求各地结合辖区和机构设置现状实行三级网格监管,分层对网格监管负责。会上同时明确了网格化监管的重点任务,即:整合食品药品安全现有监管资源,构建全覆盖的食品药品安全监管网络,对片区、网格内的食品药品安全实施动态管理;建立健全以食品药品安全基础信息、投诉举报与处理等为主要内容的食品药品安全监管信息智慧平台;建立健全食品药品安全网格化监管机制等内容。

  运行体系
  纵向顺畅,横向协调

  构建纵向顺畅、横向协调、高效有序、成系统、能协同的运行体系,需要创新理念、方法、机制、手段。

  北京市年初召开的2015年食品药品监管系统工作会议,是体制改革到位后召开的第一次全市系统年度工作会议。这次会议全面梳理了涉及食品药品监管的各项权力,按照层级事权分解细化,形成市局、区局和直属分局、街乡所三级权力清单,并向社会公示,做到清晰、公开、透明。

  1月6日,甘肃省食品药品监管局副局长丁永辉在省政府新闻办2014年为民办实事完成情况新闻发布会上向新闻媒体披露,全省查询数据库建设以及4200家零售药店查询终端配备、软件安装、项目验收已全部完成,县城以上零售药店药品信息便民电子查询平台全面建成并正式投入使用。

  在陕西省商洛市大荆镇政府的四楼,楼道正中央的展板上写着“食品安全消费警示”等内容;墙上的“食品药品监督岗”一栏里,职能职责、举报电话、服务承诺、许可流程、政务公开信息等清晰明了。干净整洁、办公设备一应俱全,这是商洛市大力建设基层所的缩影。数据显示,商洛市104个镇街成立了食品药品监管所,随着监管触角下移,群众办事也方便多了。


(来源:中国医药报 2015年12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