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付营
来源:央广网
2018年01月12日 发布

  李付营:用赤城守护百姓舌尖上的安全——郏县食药监局冢头食药所李付营先进事迹

挥汗如雨 依然坚持第一线

  李付营,男,1958年10月生,现年59岁,家住郏县长桥镇确李村,大专学历,家有七口人,老伴儿在家务农,儿子常年外出务工,家里还位患精神疾病年近72岁的独身哥哥。1980年6月,李付营进入县工商局工作,一直在郏县工商局冢头所、长桥所等基层所工作。2014年12月,随着全国食品药品监管体制改革,他随着14名工商局的同志来到郏县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工作,被分配到了距县城30多里外的郏县冢头食药监管所工作。至今,在基层工作三十七年。

监管任务繁重,中午在所加班,午餐是馒头加大葱

  “生命不息 工作不止的老大哥”

  冢头所辖管着全县最大两个经济重镇长桥镇和冢头镇,两个镇有69个行政村,总面积107平方公里,总人口超过10万,“四品一械”经营单位将近800家。为了摸清监管底册,李付营随身携带小黑皮笔记本,通过与群众闲聊,了解周边经营单位信息,并记录在笔记本上,上面红红黑黑的标识了各个村的核对信息,然后,他将这些提前摸排的情况一一去核实校对。同志们都说他这是把“一切为了群众,一切依靠群众,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群众路线在食药监管工作的灵活运用,冢头所就是半靠着老李这样的“群众路线”,在成所的八个月里,完成了监管底册的彻底摸排。

  在冢头所监管底册排查过程中,有一个流通监管户叫范应五,六七十岁了,在拐河村口和老伴儿带着俩孙子开了一家小超市,没有办理任何手续,开始极度不配合所里同志工作。李付营主动揽下这个任务,有段时间每次下班后都会找范应五聊天,逐渐消除了他的抵触心理,最终,在李付营的帮助下,范应五办理了相关手续。

李付营在笔记本上记录信息

  身患糖尿病的李付营经常加班工作,同志们劝他多休息,他说:“没事,我身体能吃得消,晚上加会班,赶一下进度,再说了我不是有糖尿病吗?糖尿病病人就是要多运动才能控制好血糖,我是工作健康两不误。”经过全所同志紧张辛苦的工作,冢头食药监所在一个多月的时间内就排查辖区近800家商户,全部建立了纸质和电子监管档案,排查覆盖率和建档率均达100%。

耐心指导办理手续的商户

  2017年6月份的一个周末,李付营因为帮助邻居检修房顶上的电视天线,下房顶时,在一块悬空风化的预制板上踩空,侧腰摔折了三根肋骨,局领导特批三个月病假,李付营却带伤上岗,帮助所里的同志完成力所能及的事情,期间,同志们多次看到他吃止疼片。

  暑假过后,所里开展学校食堂食品安全专项检查。恰逢李付营感冒发烧,他没有告诉任何人,也没有请假,跟着大家完成一天的检查。检查完,大家在所里整理档案、案卷,年轻同志对法律条文和处罚依据不太熟悉,李付营没有休息,给同志们指导。第二天,他老伴给他请了一天的假,原来昨天的检查、加班让原本就身体不适的他中暑,回到家就病倒住院了。

  2016年春节期间,李付营去长桥镇兴店村走亲戚,他察觉亲戚家里茶几上摆放的王老吉可能有问题,便向亲戚攀谈了解情况,经过拆箱验证,确认这件王老吉是做假的包着三层外衣的王老吉。通过进一步核查,李付营了解到这件假王老吉是亲戚侄子初一串门送来的,而亲戚的侄子是从刘楼的一家超市购买的,李付营及时的将这一信息向所长进行了通报。等其他同志赶到现超市时,付营同志裹着大衣,蹲在该超市旁边已经一个多小时了。经突击检查,当场查扣了还有有十余件还没有销售的“假王老吉”。在连夜对该店主进行了询问后,确定该批王老吉是从白庙李村购进的,冢头所第一时间将案情汇报给翟局长。我局立即对白庙李村假王老吉窝点依法进行了查处,最终确定该批假王老吉是从郑州华中食品城流出,我局及时向郑州市局发出协查函,追踪溯源。假王老吉案件的侦破得到了省、市局领导的充分肯定。

  李付营同志多年扎根基层,工作经验、能力极其丰富,局党组研究决定让他担任基层所所长的职务,李付营宛然拒绝,他说:“局长,我先谢谢党组对我的信任,让我担任所长,但是,这个位置,我不能接。我年龄大了,很多新东西学得慢,与其占个位置,不如留在一线继续发光发热。再说,没几年,我就该退休了,这个机会还是留给年轻人吧。不过你放心,虽然我不当所长,但是我会用所长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用担当意识去认真工作。将来,无论你让谁当所长,我一定辅佐好他,争取在我退休之前,给局里培养出一个好所长!”

  “以身作则 带头实干的好长辈”

  所里每人每周都要值夜班,局里照顾老同志,55岁以上的同志可以不用值夜班。他却主动对所里唯一一个女同志说:“园园,你不用值夜班了,咱所地儿太偏,窗户还少防盗措施,周围也没啥住户,你又是咱所唯一一个女同志,值夜班我实在不放心,俺家离咱所很近,我一个老头儿,在哪住都一样,你的夜班我来替你值了。”春节期间,为了让年轻同志能回家陪陪父母,李付营同志主动要求值夜班。

  有一次,所长因公外出,所里接到群众举报,在辖区内一家早餐店就餐后发现食物原材料不新鲜。李付营先稳定举报者情绪,稍后立即带领执法人员前往早餐店,在迅速疏散食客的同时将现场可疑食物进行查封扣押。老板冲着李付营吼到:“所长没来,你那么较真,干嘛?”李付营义正言辞的说:“虽然所长没来,我也不是所长,但我是一名食药监管人员,我有这个责任和义务,你有什么问题尽管和我说,我都可以给你处理!”

  2016年冬季的一天,同志们巡查到长桥镇政府附近,李付营主动提出到他堂弟的超市去检查。在货架的角落里,他发现几袋过期的薯片,他拿出文书,对堂弟说:“刚开店我就给你说过注意事项,现在的《食品安全法》是最严厉的?要是别人吃出啥病咋办?你能负起这个责吗?”有人劝他,毕竟是亲戚,毕竟没有造成什么大的危害,不用这么上纲上线。老李说:“我不是不顾及亲人关系,但是,作为一名食药监管人员,我不能因为他是亲戚就可以网开一面,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次处罚是对他的负责,将来免得他铸成大错。”最终,所里依法对该店处以5万元罚款。

  有一次,所里罚了一个超市,那是李付营老伴儿娘家亲戚开的。下午,亲戚把两件东西送到李付营家里,他老伴儿觉得人情不好推,而且事儿也不大,就给收了。李付营生气的说:“我这一辈子没收过礼,临退休了,你来这一出,你今天收了她送的奶,明天你就能收别人送的钱。到时候,别人指着我的脊梁骨说我收钱办事,你让单位的同志怎么看我。”老伴儿也生气了,跟他吵:“干工作,干工作,你天天就知道干工作。你干三四十年干出来啥了?人家种地都住上小楼房了,咱家还是结婚时那四间破瓦房,俩孩子你一个都没安排工作,家里的事你管过啥?天天都卖到你单位了!”李付营劝道:“你常说让我好好工作,不能倚老卖老,我也知道这些年你跟着我不容易,但是,你想想,这次我们把东西收下了,所里的同志会咋想?别的乡亲们会咋想?咱不能坏了名声啊。”自2015年至今,李付营同志拒贿已经近2万余元。

  临近退休的他,想在退休后,继续留在自己热爱的岗位上发挥余热,但又怕食药监管队伍不需要他。翟局长去冢头所调研时,了解到这一情况后,当时就表态说“你老李就是我们郏县食药局的一块宝,越老越值钱,到时我亲自登门去请你老哥回来,你别不来就行!”李付营这才放下这块心病。

  “牢记家训 不忘亲情的好弟弟”

  1988年,李付营父亲临终时把在六岁罹患精神疾病的大哥交给他照顾,近30年来,他和伴儿一直照顾着大哥,中间没让他受过一点苦、一点罪。几年前,母亲因高血压中风,从此卧床不起,失去自理能力。那时候,李付营每天下班就急着往家赶,给母亲喂饭,擦屎端尿,翻身按摩,半夜经常起来好几次。

  今年天旱,恰逢家里近七十多岁有精神病的鳏夫大哥病情又加重,在家务农的老伴一边要照顾生病的大哥,一边要照看田地,一个人实在忙不过来,而夏季是食物中毒的高危时期,所里任务重,李付营同志没请一天假,也没跟别的同志说这件事。最终,他家责任田里的玉米和花生苗因为没及时浇水而旱死在地里了。事后,他说:“平时工作忙,家里所有的事情都是你们老嫂子自己操持,这个季节正是夏季食物中毒的高危时期,咱们局里任务太重,局长一身的病都不休息,领着大伙干工作,我怎么向单位请假,你嫂子自己在家忙不过来,才把庄稼旱死在地里,我对不起你嫂子,对不起孩子们,我不是一个好丈夫,更不是一个好父亲,不过你们老嫂子说了,没事老李,你去食药局摊上好领导了,你们的局长对你们那么好,你只管在单位忙吧,咱不能忘了领导的好,不能让同事们说咱倚老卖老。”

  李付营大儿子毕业时,闹着要进单位,让李付营给他托关系。李付营断然拒绝说:“孩子,不是你爹拉不下脸,磨不开面子,你好好想想这么做好吗?你上过学,懂得多,这做人,就是有啥本事干啥事,再说,咱们国家现在是逢进必考,想进单位,你就自己去考。托关系算啥?别说你爹办不到,就算能办到,我也不会给你托这个情。”至今,他的儿子都还在外面打工。